财经中国网

子女之远行,其实,是为了回归

2017-12-25 13:35:41

作者:TCL集团副总裁,华萌基金创始人,普乐普中国创始人,TCL公益基金会理事长,TCL文化传媒董事长。本文系作者授权发布
 
离别是为了旅途的开始
孩子们第一次对离别有深刻的印象,是今年暑假在斯里兰卡的旅途中。在斯里兰卡科伦坡国际机场出发大厅里,闯入我们视线的是一幕父母送别孩子远行的场景:母亲跪地亲吻女孩的鞋子、双腿,眼里满是不愿与不舍。
 
母亲跪地亲吻孩子,用郑重的告别祝福即将远行的女儿,可能是当地的宗教礼仪吧。大淘小淘呆呆看着“母亲跪地亲吻女儿双脚”的一幕,“妈妈!妈妈!快看!那边的阿姨在干什么呀?”我把他俩拉到一起放低声音:“小姐姐的父母要送她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念书,我们不要打扰到他们。”“那小姐姐能经常回家吗?”大淘小淘悄悄问我,“可能小姐姐去的地方很远,要很长时间才能回一次家”,我轻声答道。孩子们随即沉默,我则陷入回忆中。
 
时空倏忽转换到九十年代初的北京首都机场,那时的我正要出国留学,第一次感受到与家人离别的伤感。但青春懵懂的我,把这份离别当作是旅途的开始,对未来充满着期待。在日本留学若干年,对世界的好奇心又鼓励我走得更远,提着行李箱去到工业文明最发达的大洋彼岸。而毕业后的我,向往陌生国度带来的新奇体验,带着父母的思念一路走走停停,不知不觉竟探访过许多地方。
意识到离别的时刻,就是你踏上旅途的开始。这个时刻的感伤与不舍在我们憧憬的未来面前显得轻描淡写。对于孩子们来说,感受到离别的苦后才能真正走上旅途,迎接未知又隐约光明的前路。
 
旅途的经历让他们走得更好、更远
国际儿童文学先驱玛格丽特·怀兹·布朗的经典作品《逃家小兔》中,小兔子为考验妈妈对它的爱而离家出走踏上旅途,机智豁达的兔妈妈一路温暖陪伴,让小兔子在爱的捉迷藏中找到了妈妈的爱。
大淘小淘刚入幼儿园时撕心裂肺地大哭,只是对离别的“物理性”感受,而非心理层面认知。陌生的幼儿园激活了孩子潜在的分离焦虑症。但大概从5岁起,孩子们就开始和我“谈判”,“谈判”他们乖乖上幼儿园有什么奖励,这是属于他们那个年龄段该有的“事物本质属性的认知”。就像逃家小兔要和兔妈妈“捉迷藏”,开启了他们“意识的旅途”。
妈妈能做的就是用奖励的一次次旅行,帮助他们早作准备,养成适应、爱上新环境的习惯,从而能在成年后的独立旅程中走得更远、更广。孩子们每次外出旅行,我都要求他们自己在地球仪上找到要去的目的地并用彩笔标注。到现在,家里的“地球宝宝”已被画花了脸。
走在英国大街上,严肃的、长满络腮胡子的男人把小淘吓坏了,“为什么他们板着脸?他们不能笑笑吗?”大淘却觉得英国绅士很帅气。有喜欢的旅程,必然有不喜欢的旅程,这种情感落差给孩子们带来细腻生动的心灵之旅,教会他们如何面对与接受。而学会面对接受正是旅途馈赠的成长必修课。
每抵达新的目的地,我就会告诉大淘小淘:妈妈对这里也不熟悉,需要你们和我一起决定去哪里玩、去哪里看表演。旅途中,每当发现我累了,大淘小淘已然会主动帮我背包;天黑的时候,他们还会主动打开手电筒帮我照路。旅行中,孩子们逐渐熟悉了很多地方过海关和安检的流程,甚至可以独立完成过关。通过一次次旅行,孩子们的独立性格得到了强化,愈加有小男子汉的气质了。
 
旅途的意义本就是为了回归
“人间学”是我大学期间的一门课程,教学生怎么形成健康人格。这堂课的老师有一次给我们放了一段关于堕胎的视频,以展示人生命的珍贵。当我看到视频中婴儿在母亲子宫里逐渐长大、成形,最终却被捣碎、洗出,那种心灵的震撼无法用语言来表达。这是一种教育方式,也是我留学旅途中的独特经历。如果我没有出去,可能永远都上不到这样的课,认识也会有天壤之别。早年国外留学的经历,教会我理解平等、包容,并让我明白真正的尊重是从心底里对他人的无差别对待。我的想法在不同价值观的冲击下愈发成熟坚定,使我终生受益。
对于远行者来讲,这些旅途中经历的,看似是地理上、文化价值的出走,实则是坚定了你本就应该坚定的,摒弃了你本该抛弃的。如今,房子、车子、教育被我们当作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而疲惫应付着。我们不断追求各种物质欲望,把感情与坚守看得越来越淡,等到原地奔波了很久后才发现,那些真正重要的,早已经被压到了行囊的底层。
因此在我看来,让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越早、越多地经历出走的旅途,他们就越能汲取成长的养料,心灵越能回归本真。旅途的意义本在于回归,我们的、孩子们的旅途都将始于离别,终于回归。
心有所动——那是旅途的开始。请父母们再大胆一些,放宽心让要成长的孩子们去寻找答案,在远行中认识自己,并找到心灵的归途。

江西xxxxxxxxx版权所有
©2017-2018